酒店小姐

關於部落格
酒店小姐
  • 21

    累積人氣

  • 0

    今日人氣

    0

    訂閱人氣

為什麼“組織上沒有深查”?

  近日,廣州市原副市長曹鑒燎因涉嫌嚴重違紀違法被雙開,並移送司法機關處理。為官近30年的曹鑒燎,歷任鎮黨委書記、三個區“一把手”,又官至廣州副市長,在新城開發、舊城改造中濫用權力瘋狂斂財,涉案金額高達近3億元。(11月5日《新京報》)   公眾對此案關註的焦點,或許不在曹鑒燎近3億元的涉案金額,也不在其無啥“新意”的“腐敗模式”——以權力為籌碼、用經濟學思維“運作”腐敗產業。因為,所有大貪官,幾乎都是這麼乾的,無非是隱蔽程度大小,涉案數額高低,張揚與內斂的區別而已。單從金額而言,煤炭司副司長魏鵬遠家中搜查發現現金摺合人民幣2億餘元,或許更值得關註。據說他是建國以來檢察機關一次起獲贓款現金數額最大的貪官。   那麼,最讓公眾產生興趣的是什麼?這得由案件的“特點”而定。曹鑒燎案的最大特點,可能在於,為了斂財,曹鑒燎屢次拒絕組織對他的提拔,而後來又一步步被提拔,直至提拔到廣州市副市長的高位上。儘管有人多次集體舉報其問題,但“組織上並沒有深查”,使他毫髮無損,從不肯提拔,到邊腐邊升,終得“升官發財”,這就是此案的特點,也耐人尋味。   從報道可以看出,曹鑒燎的權力貪婪,幾乎是寫在臉上的。他說,“小的不貪貪大的。”在長達20多年的貪腐歷程中,曹鑒燎始終不忘“按經濟規律辦事”。他在沙河鎮任黨委書記、鎮長期間,有關部門幾次想調他上天河區,曹鑒燎竟表示“不願意”。這是因為他認為鎮領導位子“含金量”更高。   即使他後來接受了提拔,也是因為其發現在新的崗位“賺錢”的機會更多。比如,2011年12月任增城市委書記後,曹鑒燎繼續如法炮製,在舊城改造中“參股”開發商的項目,併為其改規劃、提高容積率。就在案發前兩周,曹鑒燎還主持會議研究決定,一次性出讓“三舊改造”土地20多塊。相關部門初步查明,曹鑒燎涉嫌收受他人錢物摺合人民幣7000多萬元……   問題是,一個貪腐動靜分明很大、賴著屁股不肯走的貪官,組織就沒能發現其腐敗的種種跡象(已不是蛛絲馬跡所能形容)?事實上,對曹鑒燎的質疑和舉報早已有之。2010年冼村啟動舊城改造後,懷疑背後有“貓膩”的村民多次集體舉報、反映問題,但直至2013年冼村班子成員被紀檢部門“一窩端”,曹鑒燎才被“拔出蘿蔔帶出泥”。   連曹鑒燎自己在接受審訊時都承認,其在天河區任職時就聽說有人告他的狀,但後來也毫髮無損。“因為第一我比較謹慎,第二有些東西也沒有暴露。1992年我就收了人家一筆錢,組織上也沒有深查。”   現在,曹鑒燎案發,要歸功於“拔出蘿蔔帶出泥”,否則曹鑒燎無論是有意“賺錢”,還是無意為官,都可能做得更大。而公眾要責疑的是,曹鑒燎任職過的地方,組織上是如何管理、監督和使用幹部的?有沒有引入民意機制?   村民多次集體舉報、告狀,幾乎把貪官送到監督機關門口,組織上為什麼不僅沒有順藤摸瓜,徹查曹鑒燎,反而還要一而再,再而三地提拔他?這是值得深思的。“組織上沒有深查”,是因為真的不知情,還是知情卻“裝聾作啞”。但無論是真不知情,還是“裝聾作啞”,監督的不作為,都是明擺著的。   村民舉報曹鑒燎,“組織上沒有深查”,這是個大問題。正視問題,有錯必究,究錯必嚴,應當成為黨的任何一級組織應有的態度和勇氣。因此,在查處曹鑒燎案件的同時,不能忘記嚴格查堵幹部監管的漏洞。一是要查清並追究“裝聾作啞”者的責任;二是要修補幹部監管制度和對制度執行的漏洞。唯如此,廣州乃至全國,才不會也不能出下一個“曹鑒燎”。   文/印榮生      (辣味時評,一掃就行!歡迎各位親愛的作者關註紅辣椒評論官方微信!同時官方微信平臺將不斷推薦展示優秀作者!)  (原標題:為什麼“組織上沒有深查”?)  
相簿設定
標籤設定
相簿狀態